@暮霭沉沉周暮沉的专属点文姬

花儿爷生日快乐呀。
新的一岁也要好好照顾自己♡

华山的雪停了。

【周江】ほしぞら(星空后续)

-前篇戳链接星空

chapter 0

江波涛知道自己病了,而且病得很重。

尽管他常常开导别人 ,在工作之后也能体贴病人,却很少与别人倾诉自己。所以在他发现自己的病症之后立即去医院做了检查。

同事开玩笑地对他说:“也幸好你自己就是医生,发现的早,现在治疗还有痊愈的希望。”

他当时怎么回答的来着?记不清了,只记得不久之后医院病床不够,他又需要静养,就主动联系疗养院搬了出去。

江波涛挥别了自己生活二十多年的S市,心里却没有半点不舍。走过检票器的那一瞬间,他回来看了一下,好像有什么人混在送行的人群里默默地注视着他。

也许那是一双黑夜一般的眼睛,却像星子一样熠熠生辉。

chapter 1...

三次富婆要出的娃娃。
当年一时兴起就买下来了结果不知道怎么做保养就一直晾着(……)
最近说是想给闺女找个好家长。
愿意养就送了,邮费双担这样的……
不混这个所以不是很了解还请多担待……
P1~p3是孩子的现状
P4富婆的mht
P5如果找不到富婆就找我,就是高一住读生一周回家一天弧长致歉。

看看我呀看看我

◎这是一个(像我一样)可爱的置顶
◎ID:north-y(正式笔名:喻北溟North-Y),新圈名喻楚楚
◎底线文组孤注一掷&挚友周暮沉@暮霭沉沉
◎高一住读生,弧很长,扩列可以私戳
◎tag楚留香/阴阳师/全职高手/盗墓笔记/恋与制作人/偷星九月天
cp晴博/藻晴/喻黄/白悠,其他杂食不挑
◎本命黄少天&许墨&萧疏寒&朱一龙
◎反感mxtx以及个别md粉,抄袭&ky&双标&道德绑架&强行安利一生黑
◎脾气很差,轻易不骂人,骂人爱用修辞。偶尔失言致歉。
◎是个三流写手,性格古板不会搞笑,除了练笔都是烧脑。文笔不够,文风常变,正在学习。
◎抑郁症。没兴趣讨同情,我的只是说我甜不起来。文和人都是。
◎经常吃冷圈or拉郎...

【周江】ほしぞら(星空)

*题目和正文并没有什么关系
*挚友 @暮霭沉沉 点文
*BGM:あなたに愛たくて(我想爱你),但是正文和BGM还是没有什么关系
*人物归虫爹ooc归我
*会有后续,更多闲话看这里

ほしぞら(星空)

chapter.0

江波涛喜欢星空。

当他每晚走在疗养院后山的山坡上的时候,晚风掠过茂密的草丛,他能听见夏虫细碎纤细的鸣叫。

于是他抬起头,钻石碎片一般的星子铺满了深色的夜空,而触目所及的地方,都是夜。

他就像夜晚的宠儿,尼克斯用静寂与安宁包裹着他。

chapter.1

“106病房的病人?”

今天推门进来检查的医生是个生面孔,带着白色的医用口罩,看不清脸,额前的碎发也有些长,或多或少地挡...

朋友说要去结义就开了跟随挂机,鬼知道为什么她跑了半天没想好树种哪儿。
左华山列表文圈前辈中沧海朋友右武当我本人。
三个跳着跳着也在不知道哪儿迷路了一筹莫展中。
细看这背影站位有点不对。

穷死也要爱掌门。

[许玄]《我寻白鹿入青丘》

我不知道这是什么脑洞

反正就是跨剧组无脑拉郎……

置顶目录走这里

 很多年很多年以后,许墨还是不喜欢喝酒。
暮春春花几乎谢尽,荼蘼层层而开,染白了青丘南的山坡,香气弥散到十里外。这个时候白蔓君会送来花海里盛开的最繁美的一朵。
玄月说高架上富丽骄矜的荼蘼才最美,许墨偏偏种了半坡。
一切有为法,尽是因缘合和,缘起时起,缘尽还无,不外如是。
许墨比谁都更清楚缘起缘灭风水轮转的无可奈何,偏偏舍不掉玄月这一个名字。
九画的姓名早就刻在心上不会被风化的地方。
于是酿了百年的烈酒一朝开封,酒香与花香缠缠绵绵,馥郁馨香,终不及草木清冷无情。
半壶甘酿浇了花,余下半壶冲淡多少年前的一折戏文已竟。 

【黑遍全联盟】荣耀喵联盟

*被吐槽成群像的少天生贺

*cp喻黄,肖戴,秀华,方王,林方,韩张,双花,双鬼,昊翔,微周江叶橙.请自行避雷谢谢

*叶橙专篇稍后写, @暮霭沉沉  点我看轮回企鹅在线卖萌

*私设如山,ooc归我人物归虫爹

*所有关于猫的习性外观都源于某度

*评论is the most important.

*谢谢观赏,更多闲话在这里

荣耀喵联盟

1

荣耀职业选手交流群

【百花缭乱】:夭寿了夭寿了!你们知道我今天发现了什么吗!!!老韩变成猫了!!!

【叶下红】:开屏居然不是黄少,真是稀奇

【沐雨橙风】:稀奇+1

【鸾辂音尘】:稀奇+2

【莫敢回手】:稀奇...

请假条

虽然我知道并没有人理我但是……

文组联文要修改。

少天生日快到了要肝生贺。

快开学了我作业半点没动。

对就酱。

[玄伊]忘记

*前段时间忙组里的联文/结果她们说下个夏天见???

*其实我想有人夸夸我/随便夸夸也行

*好多话想说,还是算了……

*就算没人也要尽职尽责地说置顶目录走这里

生活里,有很多转瞬即逝,像在车站的告别,刚刚还相互拥抱,转眼已各自天涯。很多时候,你不懂,我也不懂,就这样,说着说着就变了,听着听着就倦了,看着看着就厌了,跟着跟着就慢了,走着走着就散了,爱着爱着就淡了,想着想着就算了。

-

天边刚刚泛起鱼肚白的时候,伊峙就因为良好的生物钟而转醒。

今天Reign本来有个活动,不过刚刚他查看了一下手机的收件箱,上面表示这个通告已经找了其他不温不火的艺人顶替。公司的意思是让Reign好好休息,...

关于龙哥被私生饭跟踪QAQ

气炸!!!

原谅我实在做不到口吐恶言只能改两张表情来表达心情。

呜呜呜心疼龙哥

[玄伊]忘记

*这章水极了。
*虽然不是很情愿但是我真的要佩服mxtx,魔道回忆杀写的真好。
*最近我亲爱的孤注一掷文组似乎想要摆脱养老这个tag办了一个联文活动我手欠参加了。
*我的意思是说请祝我不要抽到温风风和帅气菘的武侠和温风风的民国

*置顶目录走这里

红尘陌上,独自行走,绿萝拂过衣襟,青云打湿诺言,山和水可以两两相忘,日与月可以毫无瓜葛。那时候,只一个人的浮世清欢,一个人的细水长流。

-

伊峙开始断断续续地给秦楼讲他的过去。

只要是个明眼人都能看的出来伊峙明显对玄月还有感情,而玄月却是很冷淡的样子。秦楼是明眼人所以他也看出来了。无论是逻辑推理还是心底下意识的维护,他都偏执地认为是玄月辜负了伊峙。...

关于我家青青儿子的姑娘

 个人目录 

简轻萝倒在楚群青的怀里。楚群青死死地盯着她,想从她的脸上看出怨恨或是什么别的情绪来,可是楚群青只看见一闪而过的错愕,然后便是淡淡的笑意。

这种笑意已经见怪不怪了,简轻萝捧着书轻诵的时候,踏着一叶兰舟采莲的时候,听楚群青吹笛的时候,莲步轻移暗香浮动的时候,她那张素净的脸上总是亮着这样的笑意。以往楚群青不曾见过这纯粹的笑,因此无论简轻萝到哪里,他都会跟着。他能一动不动地看着这张笑脸一整天,他从来不这样,所以他自己也说不明白为什么突然热衷于这么做。

可是现在他别开了头,感觉像有无形的手掐住了他的脖子。他张口想要说什么,可是只能发出意味不明的声音。

“啊……”...

[玄伊]忘记

剧情走向真的莫名其妙

但是我喜欢

置顶目录走这里

如果有一天我忍不住问你,你一定要骗我。

就算你心里多不情愿,也不要告诉我你最爱的人不是我。

-

发布会的娱乐新闻头条到底没能变成沧月说的“发布会口吐恶言,温润公子路西法人设崩塌,是人性的扭曲还是道德的沦丧”,只是中规中矩的“天王天后新剧杀青,双王同台再现经典”。

而Reign因为发布会上“华岛槐闲不住屡次找郭促说小话被秦楼发现用眼神严厉禁止”这一小小的私下互动被网友发现,圈了不少粉,人气骤然上升。于是各种各样的通告请求都送了过来,伊峙筛选了一下给他们都接了。但即使经过了伊峙称得上挑剔的筛选,未来的三个月内Reign的熊孩子们还是得...

P1出中考成绩前。
P2P3出中考成绩后。
原来拖更咸鱼和圈中袁隆平之间就差一个周泽楷吗……

[玄伊]忘记

妈耶终于码完了

心里有点小激动

但是不小心又把坑挖深了点就很难过
置顶目录走这里

回忆不能抹去,只好慢慢堆积,岁月带你走上牌桌,偏偏赌注是自己。

-

“回神了。”

伊峙突兀地被人叫了一声,目光才重新聚焦起来。

秦楼站在他身前,手里拿着一瓶冰过的矿泉水。少年的身姿清瘦挺拔,逆着光也朝气蓬勃。水瓶上凝结了水滴,反射着训练室窗口投射进的光,美好的像熠熠生辉的宝石。

“抱歉。”伊峙笑了笑,“专访结束了?”

“嗯。”秦楼坐在了他的身边,拧开瓶盖仰头大灌一口。汗水淌过他白皙的脖颈,留下一道发光的痕迹。眼前恍惚了一下,少年人青涩的面孔和记忆里遥远的近乎陌生的脸重合起来。

下意识的,伊峙夺过...

那什么,
这个,
算邪【河蟹】教吗……?

[沧玄]回首

回首
置顶目录走这里


“陛下。”
玄月浑身一颤,蕴着酒香的眸里渐渐凝聚起光来。
“什么事?”他松开手上摩挲着的字条,欲盖弥彰地将之夹入案上摊开的兵书里,挥手示意通报之人进屋。
那卫兵从殿外进来,单膝下跪,不敢多看他一眼,只是生硬开口:“有江湖势力前来投诚。”
“此事交与将军办便是,”他保持着放松的姿态,有一下没一下地把玩着手上的玉扳指,凤眼狭长倾泻着凌冽,“与朕说有什么意思。”
那卫兵不曾领略过帝王心术,也便听不出这话里有话,只是就事论事答道:“那几个江湖势力的首领称有要事,非与陛下相商不可。”
闻言玄月也将注意力从玉扳指上转移开来,凤目微微眯起来,白净的脸上是似有若无的笑意。
静默。
“见又如何。”他低头...

#不虐的##半夜不睡觉进入诗人状态##我想我大概上辈子是李白#
置顶目录走这里

燕真帝十五年,腊月。

宫中丧钟九响。弼王祚,崩。

真帝大恸,乃令举国丧,服孝三年,年祭从简,大赦天下。

除夕。

御书房里罕见地没有随侍的宦官,也不似往常的灯火通明,只有案上一点星火摇曳。火光跃动着,拖拽出帝王颓然的影子。

帝王呆呆地盯着那一点火光,伸出手触碰到火苗,闪电般缩回。他低头打量自己的手,手上布着细细密密的纹,似乎苍老而无奈。

然后他用那只手捂住了自己的眼睛,另一只手一点一点抚平桌上平放着的那张纸上的折痕。倒吸了一口凉气,压抑的啜泣在空荡荡的御书房里响起来。

他的指尖抚摸过密密麻麻的小楷,凉意...

可以说是用上自己全部理智了。

[玄伊]忘记

*有点沧莉
*好像还蛮好吃的
*置顶目录走这里

人生不过是午后到黄昏的距离,茶凉言尽,月上柳梢。
-
灯光闪烁,映出少年人挺拔的身形,也照亮了台下伊峙的半边脸庞。
春绿色的眼睛里掠过惊艳,也许他自己也不知道自己的唇角勾了起来。
一曲舞罢,一齐说了一些对未来展望的套话,Reign的出道发布会就正式宣告结束。
三个大男孩迫不及待地冲下台,挤到了伊峙的面前,脸上明晃晃地写着求表扬三个字。
好吧严格来讲是两个,秦楼那单纯是被华岛槐和郭促硬扯过来的。
似乎是发觉有些失态,伊峙矜持地用拳抵住下颏,轻咳了一声,慢悠悠地开口:“还行吧。”
两个小家伙闻言都蔫儿了,只有秦楼不置一词,笑得一脸高深莫测。
心头一阵无名火起,伊峙赶紧给...

[沧玄]回首

置顶目录走这里

 回首


残云收翠岭,夕雾结长空。
山间的云烟还不曾散干净,从竹楼里望出也只能看见一片模糊的苍翠而不见登山小道。
随着小童在长廊的尽头左转,视野骤然开阔,围栏的美人靠外便是万丈深渊,这座屋子竟是建在悬崖峭壁之上。
领到一扇纸门前,小童便停了下来,没有推开纸门的意思。只是回转过身向玄月行了礼,倒退了两步转身离去。
此时天将将大亮,天边矮矮的山头染上一层光晕。四周却喧闹起来,玄月微怔。
一只云雀落在了他的肩上,他偏头去看,正对上云雀的眼睛。只是几息的功夫,云雀又振翅飞离。
“这小家伙倒不怕人。”他轻笑了一声。
“皇孙殿下,请坐吧。”方才的小童此时却又折了回来,不同的是,他手中端了案...

[玄伊]忘记

*中考完了颓废
*文风也有点
*在看刚到的许言许的同人本有点受太太影响满脑子都是各种妖魔鬼怪的文风
*想写中世纪
*好麻烦啊算了
*废话好多,置顶目录走这里

醉过才知酒浓,爱过才知情重,你不能做我的诗,正如我不能做你的梦
-
阳光越过窗帘的缝隙亲吻青年人的眉眼,他的额角皱起来,似乎在忍耐钻心的痛苦一般。缓缓地,湿润的春绿色暴露在空气中。
翻坐起来,一把掀开窗帘,于是有飞尘在暖光里飘落。
下床,在满地的啤酒瓶罐中踢出一条路来,走进狭小的卫生间当中。
洗漱好看着镜面里的人,伊峙突然发起了呆。
不久以前,还不是这样的。
苦笑,台上的手机到了点自动开机,亮起来的屏幕显示有未读消息。
右划开启。
那双春绿色的眼睛似乎有些失神。
顺...

“我们回家。”

置顶目录走这里

芥兰又吐出一大口血来,沾在他的发丝上,凝结成血块。
“师父。”饶亦行跪坐下来,让他枕着自己的腿。芥兰任饶亦行摆弄着自己,目光一刻也离不开那张结了寒霜的脸。
“师父,师父,师父。”他一遍又一遍地叫着。
饶亦行被他叫得烦了,瞪了他一眼。
芥兰却笑了起来。他的脸上布满了灰尘,只能认出一双满溢着爱意的眼。他又喷出一口血来,顺着脸颊淌下去。他咧开嘴,傻笑,似乎想说什么,却又大口大口地吐着血。污浊的血液里似乎还夹杂着块状的东西。
真脏。
饶亦行的眉头微皱。
“有话快说。”
“师父,”芥兰依恋地蹭了蹭他的掌心,“徒儿这回,可真成了孽徒。”
那双黑亮的眸子里的光芒飞快地散去,终于失了灵气,却还是死死地盯着饶亦...

[玄伊]忘记

置顶目录走这里
走完同一条街,回到两个世界。
-
“分手吧。”
“好。”
-
“卡!”
玄月眨了眨眼睛,收起情绪。女演员却显然做不到这样干净利落,双颊上的绯红久久不能散去。
“小路啊,你的戏份算是完了,可以先走了。”导演笑眯眯地凑上来,“这几天好好休息,别留下什么毛病在身上。宣传的时候我会通知你的。”
玄月酒色的眸里适时泛起一点水汽,迷迷蒙蒙挡住了探究的视线。
颔首,“多谢刘导关心了。”
-
踏上不起眼的金杯,玄月拧了拧眉心。全身的肌肉骤然放松,关节处则酸涩中透出疼来。
夜莺递来一只iPad,屏幕亮着惨白的光,打开的文档里四号的宋体密密麻麻地排列着。玄月被强光刺激得逼出两滴生理盐水,一面强忍着刺痛一目十行地看完,触屏笔...

这就很难过了。

日日日日日常脑洞

对。
喻北溟你是个亲妈。
千万不要忘了。
亲妈。

“江怀期!”
“容笙。”
“对不起。”
《玲珑心》容素生

“你之蜜糖,我之砒霜。”
“江谨渝,你该死。”
“萧炤,我也该死。”
《金丝笼》海舒君

“无相是臣。是哥哥的,不二臣。”
“微臣救驾来迟,请皇上恕罪。”
“哥哥,你不要动。让我再抱一会儿。”
“萧无相啊,早该死了。”
“哥哥,你别在我坟头哭,我会舍不得转世的。”
《琉璃盏》萧裴(萧无相)

“尧光。”
“我知道你叫路尧光。”
“你才该是明君。”
“明君是路尧光。”
《相思序》潞萧/路霄

“疏帘半卷野庭风,在下是柳疏风。”
“青衣铁扇柳疏风?江湖人好有意思,我喜欢。”
“阿冉,你信不信我?”
“长风阿父,你信不信我?”
“柳...

© 楚天阔 | Powered by LOFTER